6月9日媒體報導一名管委會的副主委將住戶違規的影片PO到群組,卻被住戶質疑是否侵犯個資,引起網友熱議。筆者聯想到近日美國警察執法過當引起社會族群對立的風波,而大樓的管理委員執行大樓規約維護秩序過當恐怕也會引起社區的對立與反彈,不利共建社區和諧,茲提供以下觀點與實例供管委會執行維護社區秩序參考。

一、社區管理委員不應扮演社區警察的角色:

實際上社區管理委員並未被賦予任何執法權限,因此不應扮演社區警察的角色,再者管理委員會的法定職務內容及範圍是有所限制的,基本上是以執行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決議事項以及社區一般例行性管理維護業務為主,而非無限度縱容委員擴張權限扮演起警察執法的角色。

筆者舉一實例,新北市位在中和某社區的安全委員經常半夜三更在住戶門口拍照違規擺放拖鞋或鞋墊等雜物貼在群組上,此舉其實已嚴重侵犯隱私權,而且半夜三更陌生人突然出現在門口會驚嚇到住戶。再者就算是警察執法也不會在半夜三更偷偷摸摸開單,更何況維護社區秩序也應要在適當的時間執行,因此該名委員這種作為也引起不少住戶反彈。

二、社區管理應回歸專業:

現在的社區大樓大都會聘任物業經理、社區祕書以及保全員來專責管理社區,所以社區管理在秩序維護上也應回歸專業管理,住戶違反社區規約事項應由物業專業從業人員來執行開立違規通知單的工作,若是屢勸不聽才是進入法律程序以管委會名義寄發存證信函通知並執行社區規約所訂的罰則。

由於管理委員本身也是住戶,因此由管理委員來執行維護社區秩序工作容易發生不客觀的問題,再加上管理委員不一定具備物業管理專業能力,所以社區管理應回歸物業管理專業,讓專業人員執行應盡的責任與義務,以前面安全委員的案例而言,社區住戶於公共空間堆放雜物的違規處理應由物業經理或保全人員於每日例行性安全巡檢作業時順便執行就可以了,該安全委員不應該在半夜三更在住戶門口拍違規照片貼在群組上。

三、社區群組不應淪為網路霸凌工具:

現在社區多數有社區群組作為通知社區事務的便利工具,但對於住戶或委員不應在群組上進行人身攻擊,否則群組恐淪為網路霸凌工具。

筆者舉一實例,新北市某新完工社區,第一屆管委會中某位委員因具備工程背景,針對社區公共設施點交議題提出諸多意見,建議社區聘任第三公正方的專業機構來協助社區公設點交並阻撓社區主委在委員會成立的第1個月即提出要強行公設點交的提案,該名委員雖然順利阻止社區主委強行公設點交的提案並協助社區聘任第三公正方的專業機構來協助社區公設點交,但該委員在過程中卻是在社區群組中飽受網路霸凌,由於群組中建商仍安排諸多網軍在社區帶風向,該委員被建商安排的委員以及網軍抹黑攻擊,建商安排的網軍甚至接二連三的進行轟炸式漫罵,這對該名願意挺身為社區爭取權益的委員很不公平,因此建議社區住戶及管委會應有社區群組不可進行人身攻擊的共識,以免社區群組淪為網路霸凌工具。

我國社區管理因制度設計上的問題,管委會往往被誤認為是至高無上的權力中心,而管理委員更常常擅自擴權而不自知,然而依照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的精神,管委會的職責以執行區分所有權人會議決議事項為主,因此管委會或管理委員皆有其權限範圍。而社區管理工作最重要的還是要回歸物業管理專業,畢竟管理委員皆為兼任義務職且本身不一定具有物業管理專業,因此尊重專業,謹守職權分際才能創造社區和諧與資產增值的雙贏局面。

 

文章引用出處: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00611/LSOURZWFRIH3ZU3B7GX75XIOJE/